"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

文化周历
每个人脑海里都有一个声音,它召唤你离开熟悉的生活,去发现外面的世界。这个声音,叫旅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地方,在那里,看到自己的过去,思考将来的摸样。这个地方,叫文化。
从“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第一次出发,历时3年,总行程26000多公里,
我们走过中国大部分文化栖息地,见过历时的远去,也看到文明的复兴。
但我们想与你分享的,不止于我们记录下的点点滴滴,也不都在携手美国国家地理拍摄的记录片里。
新的一年我们将去哪里?走吧,与别克一起,去看看我们祖国灿烂的文明。

巴音布鲁克:这里是有故事的蒙古人

静静的开都河,在巴西里克山下蜿蜒流过。从天鹅湖到博斯腾湖,一路九曲十八弯。当夕阳落在正西方,水面上会升起9个太阳。神奇吧!它的另一个名字,是《西游记》中的“通天河”。

恩施州:巴人、土司与峡谷

当最后一任土司走出土司城,两千年的毕兹卡文明就成了永远的迷。只剩下这栋纯榫卯结构的木楼,用4层高、12根柱、24根梁,分别对应一年4季、12月和24节气,还在吸引人们慕名而来寻找谜底。

佛山: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

五百年世界,多少朝代更迭;五百年华夏,多少习俗变迁。如果说五百年太久,却有一团火始终未灭。南国窑都龙窑,用五百年烧出陶器的厚重,你若见过夏日穿窑而过的幽风,那一定是传统怀旧的岭南之风。

库尔勒:翻越秘境天山

它已经存在480万年,它是世界上离城市最近的冰川,它完整保存了古冰川遗迹,它是乌鲁木齐河的源头,每年,它都会向后退缩4至8米,它是一号冰川。 在它消失之前,热爱冰雪的人啊,快去打个招呼。

青海湖不远,请点燃爱情

如果天空有两面镜子,一面在玻利维亚,一面肯定就在青海的茶卡盐湖。古时商贾、游客入藏必经此地,或许除了盐业本身的重要性,还有进入神圣高原之前,先要见天,见地,见自己。

景德镇:不息的千年窑火

一个西南小镇,何以与皇帝年号同名,成为中国唯一?村村窑火,户户陶埏,千年不断的火焰,铸就的是让人叹为观止的瓷器。河边数不尽的碎片,诉说的是孜孜不倦的匠心。

玉门关:金戈远去,春风何处

或许没有什么会像雅丹地貌那样,历经数百万年风蚀水刷,还能以另一种生命形态屹立。这片维吾尔语中轻描淡写的“陡峭的小山丘”,会在沙暴来临时,鬼哭狼嚎,令人胆战。但运气好的话,你也能在这里捡到文物,一窥丝绸之路上的遥远记忆。

敦煌:永远是飞天的思念

一个世纪前偶然打开的藏经洞,以建筑、彩塑、绘画三位一体的综合造诣,令世界大开眼界。王道士的功过留给后人评判,莫高窟现存的奥秘已足够文人墨客用一生去传承。

北海:合浦,地下的汉朝

面朝大海的民族,总有对远方的梦想。潮起时乘风远去,潮落时捡起贝壳,写下对远方的向往。自明末起数百年,广西人就用堆、叠、联、粘,雕刻出一个又一个与海的精致故事。

阆中:遍寻踪迹阅古城

中国建筑的“天人合一”之作,非阆中古城莫属。不论其传承至今的风水观,还是棋盘式建筑格局,都堪称典范。若有人提起它的军事用途,“春日莺啼修竹里,仙家犬吠白云间”杜甫轻描淡写,早已将这座2300多年古城的军事形象一笔勾销。

莫尔道嘎 有着苍狼白鹿传说的地方

当漫长的火车进入大兴安岭,你会看到一路的落叶松。而选择另一条人迹罕至的路,你会看到黑桦林。 这些50年才能长到碗口粗的黑桦林,与陪伴了它们一辈子的林业工人,是大兴安岭最美的风景。

潍坊:郑板桥手中不只有狼毫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旧时学堂里背诵的典故,常在旅行中不期而遇。谁曾想信手丢弃的桃核,竟是潍坊人手中的宝贝。 这从清代流传下来的手艺,将中国山水人文栩栩如生——收纳,让人多年之后不由得再次感叹巧夺天工。

天水:麦积山石窟,锤凿间的秘密

若不是这一座麦垛似的小山,你也许体会不大北魏雕像的清俊,西魏的醇厚,隋唐的丰满细腻,宋代的写实。 站在这221座的洞窟,10632身雕像面前,有人看到千年来中国泥塑艺术的演变,有人看到,原来佛像如此可爱。

拉孜藏刀:雪域高原不曾泯灭的精气神

也许你去过布达拉宫,也许你喝过酥油茶,但如果没见过藏刀,难说你真的去过西藏。一把拉孜藏刀,代表的不仅仅是打磨、雕饰、淬火等二十多道工序,更是雪域高原日复一日却不曾泯灭的精气神。而这一切,往往只是在某个村落的铁匠铺里能得一见。所以,你去过西藏吗?

伊宁:汉家公主何以解忧?

乌孙古道上的哈萨克人家,是藏在深山里的小村庄。这里常年飘扬的松木香,源自村民们用松木造房,用松木取暖、打囊。如果你在地图上找不到它的名字,每年到冬天的时候,上千的牧民会来这里过冬,他们会指给你哈萨克族村的方向。

布达拉宫:信仰如魂如月

遥想当年,文成公主出嫁,松赞干部以全藏之力,建起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布达拉宫。 每一寸土,每一块花岗岩,每一尊佛像,诉说的都是一个民族对爱的理解,表达的都是对和平的向往。

武威:凡尘之外,千年马场边,说名马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自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挥师皋兰山,山丹军马场距今已有2100多年。一片马场,撑起了多少王朝变迁。纵使江山易老,人生无常,窟窿峡峰不倒的骠骑将军石,诉说的是忠勇精神不变!

张掖:西夏国寺,大佛涅槃的眼神

如果中国是一幅画,从空中俯瞰,祁连山麓500多平方公里丹霞地貌,是这幅画的调色盘。 穿越其中,你举目的地方,或许也是西汉镇守张掖的将士曾经眺望的方向。

汕头:血泪“侨批”

走过汕头老街,走过“四永一升平”(永安街、永和街、永泰路、永平路和升平路),就是走过了汕头百年商埠最为传奇的岁月。虽繁华与骚动远去,残桓断壁仅存。小公园里的“万国来朝”碑,却依旧是每个汕头人心中挥之不去的记忆与情结。

嘉峪关:左宗棠与林则徐的隔空相遇

从悬壁长城到天下第一墩,嘉峪关以天下第一雄关之势,镇守中国西大门长达千年。纵然定城只为典故。飞燕击石只是传说,来到城门前的人,内心依旧有说不出的澎湃。

泸沽湖多彩摩梭:从汉代至今不变的摩梭魂魄

松木与泥土的芬芳包裹着整个古格村。年轻的摩梭姑娘打着伞,邀你走一段青青的石板路,圈栏里偶尔传出鸭子的“嘎嘎”叫声。当真实的摩梭人四合院出现在我们面前,祖母正在往火塘里填一块松木,那无需多言的安详,告诉你这木系氏族的火焰,千年不灭。

长白山:心向往之的神山圣水

天池就像一个小孩子吸引你注意,一会雨,一会雾,一会风。当你拨开云雾,追随一道亮光来到它面前,你就能看到它的美丽和纯净。苍穹,碧池,白云,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松花江、图们江、鸭绿江三江之源,生得如此平静。

固原:须弥山石窟,刀刻的信仰

每个人在须弥山石窟前,都有三次感叹。一叹20.6米高弥勒打坐,却是由一块完整巨石雕琢而出。二叹凿于鸿沟相隔的8座石山,与开凿在一座石崖上的大多数石窟迥然不同。三叹中国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和雄伟气魄,与“须弥”的宝山之意相得益彰。

米林珞巴:一针一线编织着民族的骄傲

一个民族的信仰,只有文字能够形容吗?去西藏的平原和峡谷之间寻找吧,只有3000余人的珞巴族会给你答案——刻木结绳可以是畅通的交流方式,植物纤维和兽皮制成的服饰,也可以是对文化最好的诠释。

恩和:额尔古纳河右岸的俄罗斯民族

跨过美丽的哈乌尔小河,走进俄罗斯小村庄,在俄式风格的木头房子里,尝一尝农家自晒的美味食物,再听俄罗斯人模样的大娘跟你讲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恩和俄罗斯民宿,别有一番风情,真的不虚此行。

安庆:一城一曲一沉浮

如果说京剧的戏在于引经据典,讲究身段,黄梅的戏则在民间故事和眉眼之间。挑一个闲暇的午后,点一壶茶在戏台下安坐,你看那戏子一颦一笑,多像采茶山上,青年男女在眉目传情。

长白山:纸上的守望

能代表长白山的,不只有原始森林。生长在其中的满族,三百年来用剪纸艺术表达着对自然的敬畏和憧憬。手法像动物一样自由奔放,形态像植物一样恣意生长,满族剪纸的大胆与随性,处处体现了生命的意蕴,和对生活的热情。

南迦巴瓦峰:云中的“天堂”

能登顶珠峰的人,不一定能登顶南迦巴瓦峰。这座藏在云雾之中的“西藏众山之父”,山壁耸立,雪崩不断,在很长时间里是未被人类登上的最高“处女峰”。如果你懂藏语,应该明白它的名字里透露出的意思,是不可征服。如果你不相信,南伽巴瓦峰等你挑战。

日喀则:灵魂在扎什伦布寺的佛殿聚会

身为著名的六大黄教寺院之一,扎什伦布寺的建筑结构也独具特色。寺院依山而筑,寺舍经殿层层叠叠。寺院西侧的强巴佛殿,供奉着藏传佛教中掌管未来佛。转山转水转过来,不知道修建它的僧人可曾预见今天。

吐鲁番:高昌故城,故国远去

时光倒流1400年,那一年,高昌城下,高昌王亲自举火把迎接西行高僧。又十六载,高僧归来,赴高昌旅行传道诺言,而城早已不在。区区残桓断壁何以令人铭记?原来这位高僧名叫玄奘,这段历史早已写在《大唐西域记》。

且行且书,一张宣纸的"诞生”

中国字画重在笔墨,笔墨晕染又在纸张。当易于保存,经久不脆,不会褪色的宣纸,遇上三杯过后的文人墨客,字的遒劲与画的意境跃然纸上。闻过纸香的你,心中有没有生出一桶水墨画?

洛阳:穿越千年的釉彩之光

50年前,一位修路工人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片。唐代的历史就跳出美酒和诗篇。黄、绿、白、褐、蓝、黑相间的“唐三彩”,或许复制起来并不太难,但要在那些流光溢彩的釉面留下特殊的印记,还需最后一道工序,时间。

玉门关:长风万里,此关难度?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佛山。”同样一座孤城,在中原可能不会引人注意。而当他屹立于塞外,却能浓缩华夏文明千年的盛衰。斗转星移,河西走廊上进进退退,丝绸之路从有到无,历史主体早已远去,历史的注脚依旧留存。

纳西东巴文:用最后的象形文字,讲述千年前的纳西

当纳西族发明了象形文字,东巴文化就有了神奇的开始。这种勇于记录东巴教经典和民歌的文字,“字”和语不总是一一对应,同一句东巴文,常能读出10多种意思。在丽江,动听的纳西古乐,说不定是东巴文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泸沽湖多彩摩梭 | 从汉代至今不变的摩梭魂魄

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摩梭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石器时代流程下来的甲搓舞,是摩梭族对美好时辰的赞美。72种曲调里有狂欢和祈福,72种舞蹈是摩梭女人的勤劳、善良。你问摩梭人为什么这么快乐?别忘了,泸沽湖畔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乌鲁木齐:古道阳关,玉笛吹彻滚滚风尘

历史的记载里,沙漠是苦的。一夜之间古楼兰灰飞烟灭;现实的故事里,沙漠又是甜的。你看那漫山遍野的葡萄藤上,又长出了一个新楼兰——路过鄯善,大漠可以不看,美酒不可不尝。毕竟。那一丝葡萄的甘甜里,藏着一个文明的前世今生。

荆州:一鸣惊人待其主

当荆州绣女看到马山一号墓的出土丝绸,一个千年谜题就此解开。“密不成堆,稀不见布”的民间针法,竟与战国楚人的浪漫想象不谋而合。那一刻,楚国宫女们背上行囊,如落花散落民间,那一刻楚绣绝技冲破尘封,跳动在你我眼前。

拉萨至日喀则:行走在云端的世界

也许因为7000万年前这里就是大海,当念情唐古拉山山脉的雪融化了,就形成了如同珊瑚枝一样的羊卓雍错。每天,在不同时刻,当阳光照射在湖面上,羊湖会显现出千变万化的蓝色,那种不似人间的蓝,或许在真正的海洋中,也难得寻觅。

轮台:龙骨虬枝的不朽神话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北边,每当阳光普照,“活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的传说,让胡杨尤显神秘。其实,人们对胡杨的赞美源自它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不信你看它的维吾尔族名字“托克拉克”,是当地人心中“最美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