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芝:通麦天险最后的相逢

<返回列表

在波密温润的目光里,我们被清晨微微的凉意轻轻唤醒。启程,前方是被称为“通麦坟场”的通麦天险。天空还残留着最后的一抹夜色,27辆等待出发的车将车灯闪烁成星辰。

通麦天险,与排龙天险紧紧相接,全长不到14公里,却要走两个小时左右,是名符其实的“死亡路段”。川藏线经过了通麦镇,从通麦临时大桥开始的这段路,异乎寻常的艰难。通麦沿线的山体较为疏松,且附近遍布雪山河流,一遇风雨或冰雪融化,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号称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对“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的我们来说,真正的挑战似乎才刚刚开始。
川藏难,难于上西天

川藏难,难于上西天。一边是帕隆藏布江,一边是万丈深渊。帕隆藏布江紧贴路边或悬崖之下。那些悬崖上的石头总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并且很多新鲜截面表明刚刚有石头脱落。清澈的的帕隆藏布江也成为一条死亡之河。危机四伏中,不知有多少驴友在此遇难,将他们勇敢自由的心,永远地留在了这朝圣的路上。但仍有一批又一批的旅行者和探险家前赴后继地来到这里,也许就是因为不安分的心才更加懂得,世之奇丽瑰怪,常在于险远,没走过318,就不知道川藏路的艰难;没走过318,更不知道中国最美的风情走廊。通麦大桥站在318国道的咽喉上,细数着帕隆藏布江滴滴答答的时光。
龙王爷居住的世外仙居

穿越死亡之路后的美景果然未令人失望。天险另一端,是“叫人不想家”的鲁朗林海,素有“西藏江南”的美称。坐落于深山老林中的鲁朗,藏语意为“龙王谷”,是龙王爷居住的地方。区内树满青山、河流纵横,有规模巨大、终年碧绿苍翠、林木葱茏的原始森林和漫山遍野的杜鹃花。

车辆平稳前行,呼吸着高原上的空气,仰望蓝天白云,白云已带走我心中所有的烦闷,再看平静的水面,我的心情也随之安宁。这里一切都是静悄悄,没有喧闹,没有噪音,没有任何干扰,不禁感叹,这里景色能把秀丽的江南水乡和粗犷的高原风光柔和在一起,着实不负“西藏江南”的美誉。

从死亡之路走来,此时的平静愈发澄澈。明年,隧道通车,我们也许是最后一个走过“死亡路段”的车队。而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与这天险相逢。从此,朝圣者的孤独,更加孤独了。
本文部分节选“寰行中国”系列文化图书之一《别处是归客》(周海滨著)

君越 昂科雷 君威 昂科威 君威GS 昂科拉 威朗 GL8豪华商务车 威朗GS 威朗轿跑 GL8商务车 凯越 英朗 新闻报道 车型奖项 BIP别克·智慧行车科技 安吉星OnStar全时在线助理 品牌历史 寰行中国 上海大剧院战略合作 别克S弯挑战赛 公益亲子读书日 别克高尔夫 预约试驾 别克关怀 经销商查询 特约维修站查询 车贷套餐 产品介绍 车贷指南 促销活动 网上申请 车贷计算 车贷咨询 公司介绍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